游斗给我困死他

- 编辑:admin -

游斗给我困死他

手里有着奖励的五十两银子,加上武大郎也是一个会经营的,买了家店铺之后,这酒店就开起来了,因为武松是打虎英雄又是衙役的班头,想要讨好他的人自然就多了起来,店里的生意越发兴旺了起来。
 
    日进斗金不敢说,但这白银却是实实在在的,武大郎是做梦都没有想过自己会有这样的机缘,而一直跟在武松身边的潘金莲终究还是没有被武松收用,不是潘金莲不愿意,事实上武松打虎成了班头之后她是一百个愿意,但奈何人家武松一心扑在了武艺上,根本不在意儿女私情。【】
 
    几次暗示没得到回应之后潘金莲也就死了这条心了,反倒是武大郎,因为生意越来越好越做越大,虽然身材矮小但却有了几分气势,有道是钱壮怂人胆,有了钱有了势武大郎虽然没有变坏,但这心态和气势却与之前不一样了,家里如今也请了仆人店中也是掌柜小二厨子等等数十人。
 
    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漂亮女人,想要过好日子又不想自己去辛苦,如果没有一个好爹的话,那么最捷径的办法就是找一个好男人把自己嫁出去。
 
    武松是不用指望了,这家伙脑子里都不知道想些什么,不过潘金莲看武大郎倒是越看越顺眼,身材五短怎么了,又不是零件不齐全,相貌丑陋怎么了,能让自己锦衣玉食就行了,他让她绫罗绸缎衣食无忧,她让他开心快活为他生儿育女,这本就是男女间最初的模式。【】
 
    爱情?别开玩笑了,在大宋谁跟你先谈恋爱后结婚?都是先结婚以后要是运气好遇上了情投意合的那就谈一辈子恋爱的!运气不好也捏着鼻子认了,了不起相敬如宾一辈子,有个后代对自己和自己的家族有个交代就行了。
 
    潘金莲觉得自己能遇上武家兄弟真是自己这辈子最大的幸运了,然后在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一壶热酒成就了两人之间的好事,第二天武大郎颇为尴尬的找到武松表示自己想纳妾,人选嘛当然就是潘金莲了,正妻是不行的,好歹武大郎现在也是一个大户人家。
 
    武松对此也是乐见其成,武大郎结婚之后就忙着给武松张罗对象,清河县也好阳谷县也罢,武大郎是能找的基本上都问一遍,这可把武松吓得够呛,一封辞呈递上带上自己的包裹直接闪人了,结婚?自己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呢。
 
    当然走之前,悄无声息的干掉了西门庆,这是任务,杀掉西门庆之后小升一级,武力直接飙升到了九十五,这一路走来,快活林里教训过蒋门神,也杀过不少悍匪,那觉醒的虎威天赋却是让武松眼前一亮,居然能拘禁这些悍匪的魂魄,不但如此还能让他们化为鬼兵为自己所用,这也成了武松的杀手锏。
 
    游历到沧州的他原本准备去柴大官人的庄上看看,毕竟人家有着小孟尝的绰号,但在沧州城门口却看到了朝廷关于梁山的告示,当看到这个,他就知道不好了,神君可以说是于自己有救命之恩,虽然神君未必知道自己,但自己却不愿意看着他们被朝廷攻击而不闻不问。
 
    武松马不停蹄的赶到梁山附近的时候,正好是燕青等人已经把人都迁走之后,因为天色的原因不好赶路,所以武松打算借宿一晚的,而就在这个时候,借宿的庄外来了一队兵马,二话不说就开始了杀戮,等到武松出来的时候整个庄子剩下的人已经不多了。
 
    收留自己的这户人家只剩下一个小丫头和户主的新媳妇在家里,其他人都已经被杀了,几个像土匪多过士兵的人冲进了房间。
 
    一看到房间之中一大一小两个女子,这些人的眼睛立刻冒出了绿光。
 
    “嘿嘿····这次我先上!”
 
    “一群淫贼受死!”
 
    一群人淫笑着堵住了门口,防止这个女人逃跑,却不防武松突然从后面杀了进来,拿着哨棍威力却比长枪更强,一棍一个全都脑瓜崩裂而死,刚刚还惊慌失措的女子见到武松之后立刻哭了出来。
 
    “呜呜呜!恩公,求你救救我家公公和我丈夫吧,他们···他们···。”
 
    “哎呀,都什么时候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倒是说啊!”
 
    女子哭哭啼啼的说话也断断续续的,把武松急了个半死,终于这女子忍住了抽噎把事情说了出来,原来武松寄宿的这家居然是大王庄的庄主家,听闻外面有军队前来奉皇命前来剿灭梁山贼寇,结果出去迎接却见到对面的人像一群强盗一样冲进来烧杀掠抢无恶不作,一群农民又如何是一群土匪的对手。
 
    武松一听也不在耽搁立刻冲到了外面,这个时候田虎的手下已经差不多攻占了这个庄子了,士兵们正在到处的打砸抢,武松手中的哨棍不停挥舞见贼兵作恶就是一棍,手中竟没有一合之敌,沉迷在杀戮之中的贼兵也终于注意到了武松的到来。
 
    “你是谁?我们是奉命清缴梁山贼寇,这些人全都是通匪的叛逆,难道你要造反吗?”武松的实力让他们忌惮,否则就不是这样说话了,早就操刀子砍了。
 
 第172章武松夜探田虎营
 
    “造反?呵呵····。”
 
    “我还真想要造反看看呢,反正这个大宋看样子也不怎么样了,还有你们都得死。”
 
    武松之前还真没想过造反这件事,从他的事迹之中就能看出来实际上武松是一个很相信大宋官府的人,从他连大哥被毒杀找到了证据之后还选择报官就可以看出他是一个相信朝廷的人,但是现在所见到的,却让他对朝廷的信任动摇了。
 
    这些是收到朝廷的命令来攻击梁山的人马,说什么梁山贼寇,但谁不知道之前的梁山可以说是世外桃源,这里的人生活的不知道有多好,结果这些人就因为相信了朝廷的告示,却在这里被朝廷招来的军队杀戮。
 
    “哈哈哈,还以为是什么人物,没想到是个疯子,你以为你身手了得,却看不到我们这边有多少人马,也罢,你要死那我就成全你,兄弟们上!”
 
    听到招呼之后,周围还在抢夺的士兵也停了下来,全都拿着刀冲了过来,一个个表情兴奋的很,似乎杀人对他们来说更像是一种享受。
 
    看着他们到来武松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反正都是死人,一棍横扫千军,前面一排人横刀想要挡住,更有人仗着自己的武器够重想要把武松的哨棍砸断,但一接触前排的人立刻感到自己的手在发麻刀瞬间就握不住了,强大的冲击力直接把他们扫飞了出去,而那个拿着狼牙棒的家伙则更加的悲惨反弹回去的狼牙棒直接砸碎了他的脑袋。
 
    看到前排的惨状之后,剩下的人立刻踟蹰不前了起来,他们这些人打顺风仗还行,但真要遇上了厉害的对手,都还是很惜命的,一个个畏缩不前的样子让那个骑着马的很不爽。
 
    “一群饭桶,他只要一个人你们怕什么!给我上,不要硬抗,游斗给我困死他,弓箭手给我射!”看起来这个是一个稍微懂得一些用兵之法的家伙,不用人命来填,而是选择用游斗想要消耗武松的气力,方法是没错,但却选错了人。
 
    “这么嚣张,看来是个头领了,也好,就拿你带着我去见你的首领!”脚下一踏武松横跨十几米的距离只三两步就靠近了骑马的人。
 
    一看到他的动作马上的人也慌了,这人真是田虎的弟弟田豹,实际上他并没有什么才能,只是仗着自己的哥哥是田虎是河北的大王,所以才这么嚣张,至于指挥完全是有样学样来的。
 
    “射,都给我射,把他给我射死!”田豹慌乱的下令,武松的厉害刚刚已经见识过了,十几个人的围攻,只是一棍就打的连起都起不来,真要到了他身边,估计他就只能等死了。
 
    “蠢货,等到他过来了就该我们倒霉了,你是想他们给这个家伙陪葬,还是像自己也死在他的手里啊!”
 
    田豹听到手下的话直接一巴掌呼在了他的脸上,果然手下听完之后恍然大悟,没错,死道友不死贫道,反正真要冲过来他们也死定了,干脆就让那边的兄弟自求多福了。
 
    “快快射箭,快!”
 
    终于弓箭兵开始攻击了,虽然只有十几个弓箭兵,但箭矢却如同雨点一样的笼罩着武松,手里的哨棍舞动的越发水泼不进
 
    一波箭雨之后武松的身前已经落满了箭矢,但他本人却是毫发无损,田豹一看,觉得自己今天恐怕危险了。
 
    他当然不会坐以待毙了,调转马头拔马便跑,往身后看去却见武松根本毫不理会那些身边的贼兵和弓箭手,径直的往他这边冲了过来。
 
    “哼,哪里跑!去!”
 
    “壮士且慢!”
 
    武松看他要跑,手里的哨棍直接飞了出去想要把他打下马,听着背后呼啸声惊骇的田豹差点叫出来,但时候就听到一声金铁交鸣的声音,从另一方跑出了一个人手中扔出了一把鬼头刀把武松的哨棍击飞了,定睛一看正是他哥哥手下的大将董澄。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